Sprague是出于本身的无意识偏见(游戏邦注

苹果设备改变了我们的体验时间、体验内容及付费方式。

挖出那些曾轻视对手产品的资深人士的言论非常有趣。如下源自于2007年1月的言论颇具代表性:

“我不敢相信媒体竟把焦点都锁定在iPhone上。就连我的若干微软迷好友和同事也将其视作一大创新,认为其将‘重新定义市场’或‘带来新纪元’。”

“什么?!我想知道谁会想要这些东西。对用户来说,这首先得是部手机。”

这些言论来自Richard
Sprague,他当时是微软的高级营销总监。显然,Sprague是出于自己的潜意识偏见(游戏邦注:这是来自于激烈竞争对手雇员的偏见)。这非常有趣,但并非由于他错了,而是在于错到什么程度。

 

 

图片 1

iPhone from iimedia.cn

“在此问世5年的领域中,基于‘数百万’谈论游戏设备远远不够”

 

 

截至6月29日,iPhone就问世5年。我们可以轻松说出有关设备成就的事实和数据,但如今查看Sprague的言论,有一点我们要非常清楚:目前单是苹果的iPhone业务价值就高于微软的整体价值(在2012年第1季度是226.9亿美元
vs.174.1亿美元)。

在相同时间范围内,没有什么产品比iPhone更具影响力。这当然也促进设备在游戏领域的影响,在如今的5年之际,我们应仔细思考设备带来我们行业的革命性变化及利弊。

当代游戏机问世时,iPhone还不存在,直到1年后,App
Store才诞生。目前,全球共售出3.65亿台iOS设备,其中2.18亿台是iPhone。iPhone开启的大门引入众多新竞争者,尤其是谷歌,他们刚推出4亿台Android激活设备。在此问世5年的领域中,基于‘数百万’谈论游戏设备远远不够。

这如今也体现在游戏领域。今年初,Rovio庆祝《愤怒的小鸟》取得10亿次下载量。这自然跨越很多平台,但成功跳板是iPhone。换种方式思考:不妨将《愤怒的小鸟》想象成独家索尼掌上游戏。你无法单凭非独创性的物理游戏及若干卡通小鸟获得10亿销量。它需要依靠此生态系统、安装基础及苹果杰出的文化背景。

“5年里,iPhone在将游戏转变成‘普遍现象’方面所做的贡献比传统游戏40年里的付出更甚”

最后一点相当重要。iPhone
5年里在将游戏转变成普通‘事物’方面所做的贡献比传统游戏40年里的付出更甚。若干年前,工党议员、忠实游戏玩家Tom
Watson告诉我,他认识某位沉溺于《吉他英雄》的政府部长,但他不敢公开承认,担心会被当地媒体斥责。

当英国政府官员想要表示自己“跟进潮流”时,他们会谈论iPhone,而非Xbox,会谈论《愤怒的小鸟》而非《马里奥》。当知晓英国首相着迷于iPad上的《水果忍者》时,公众能够产生共鸣。更有趣的是,好莱坞巨星因拒绝停止在智能手机上玩《Words
With Friends》而被赶下飞机。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游戏机领域。

图片 2

Words With Friends from androidfreeware.net

以iPhone主导的智能手机游戏已成为日常生活和文化的必要组成元素。无论它们的优点是什么,都无法体现在定制游戏机制中。

从理论上来说,我应该能够基于PlayStation
Vita体验既有的所有iPhone游戏,同时享受到智能手机所没有的深度和复杂性。要是这只是硬件性能问题就好了。显然情况并非如此,这就是为什么为了创造杰出设计及巨大发展潜力,Vita积极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同时iPhone的经济模式和可访问性也让游戏变成“一次性产品”,这给设计带来深远影响。随着公司纷纷过渡至棘手的免费内容模式,用户能够尝试内容,将其抛弃,然后尝试其他内容,再次将其丢弃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游戏只有几秒钟时间吸引用户眼球(游戏邦注:在它们消失殆尽,被用户留下1颗星评价前)。毋庸置疑,这对需要些许解释方能繁荣发展的杰出构思来说并非友善的环境。

同时,由高居榜首成就催生的乐观主义已被匿名人士的可怕恐惧情绪取代:每天有100款游戏上传至App
Store,这些作品就像是大海中的一滴水。

传统安全网(由优质PR和营销支撑的杰出游戏设计)不再值得信赖。的确,NaturalMotion
CEO Torsten Reil在上周的Game
Horizon上明确表示,它们完全是浪费时间和金钱。

他表示,“当进行落实到位的专门PR活动时,你会发现PR活动无法给大型游戏带来什么影响。这没起到什么作用。你面对的下载数据非常庞大,因此所创造的PR下载量不过是个‘噪音’。”

那些没有任何有效预算的公司还有什么希望?诸如《翼飞冲天》和《新星足球》之类杰作的背后都包含无数次失败的尝试。在iPhone时代,口碑传播比其他任何评论者的评论更重要。

在Reil看来,如今真正发挥作用的是生产标准,将游戏机水准的陈述带到最简单的构思中。Epic
Games充分证明这点,上周公司表示,就投资回报而言,《无尽之剑》是工作室目前创收最丰厚的作品。

这款幻想战斗游戏突出iPhone故事的另一重要篇章:技术快速发展。当高成本主机游戏受困于冗长开发周期中时,iPhone已由没有第三方内容的可怜手机转变成基于retina技术的游戏发电站,有超过50万款应用供用户选择,而这整个过程比索尼制作《跑车浪漫旅5》的时间还短。

因此传统游戏行业变得小心谨慎还有什么值得惊奇?光想到苹果可能会生产电视,微软就感到非常紧张,他们昭告全世界,SmartGlass将“把所有电视都变成智能电视”。他们的想法是什么?

iPhone让游戏机业务变成步履维艰,但也并未将主机游戏赶尽杀绝。与之相反,如今的游戏越来越多,类型越来越丰富,玩家越来越多。这不是个“非此即彼”的零和游戏;但各公司需要在新的世界秩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但你知道iPhone游戏变革的真正惊人之处是什么吗?这一切是在苹果没有真正使力的情况下就发生了。该公司对于制作游戏毫无兴趣;他们只是创建了得到用户认同的平台,及相应的传送机制和经济模式。

对于5岁的iPhone平台来说,这是个不错的发展势头。

via:游戏邦/gamerboom

更多阅读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