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交游戏

社交游戏?这个标题应该能吸引大部分人的眼球,因为《反恐精英》(以下简称为CS)中实在是缺少称得上是“社交”的元素。确实,“社交”在当前电子游戏中通常等同于“用请求偷窥和访问你的Facebook好友装扮的虚拟空间。”

除了任天堂和偶尔的音乐或跳舞游戏还在努力之外,老一代“社交”电子游戏已经在网络时代灭绝了。围坐在小电视前,对着《马里奥赛车》兴奋地喊着“该死的蓝壳”,或者怒视着在《黄金眼》中玩Oddjob的人,这些都是过去的日子了。

然而,在电子游戏中仍然有很多进行社交活动的方式。大型多人游戏使我们能够组成团队一起做任务;结束了白天的辛苦工作后,我们渴望和朋友一起在射击游戏中合作、在战略游戏中竞争,以此打发掉漫漫长夜。

如果我告诉你我最喜欢的社交游戏是什么,你大约会认为我在开玩笑吧。但说实话,这款游戏带给我绝大部分社交体验——其中很多体验使我的人生受益匪浅,这款游戏就是CS系列。

CS首发于2000年,刚开始时与《半条命》模式一样。这是一款第一人称策略射击游戏,该游戏公认地很难以上手。在真正上手以前,新玩家会死很多很多次,因为游戏有相当高的精度要求。

CS的版本很多,如《零点行动》和我个人最喜欢的《起源》(以下简称CSS),但个版本都遵循相同的基本规则,只是修订了画面、增加了额外的设定和地图等。

我之所以开始玩这款游戏,是想融入室友的社交圈中。我的两名大学室友隔天晚上都要打CS,我可以听到他们的谈话,知道他们玩得很开心。而我却错失了什么,我想加入他们。

正是玩CS的方式促成了社交活动。当玩家死亡后,就不能再做任何事,直到下一回合开始。等待下一回合听起来大约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体验,而事实上,这段等待时间却构成了CS之所以是社交游戏的核心。

在这段时间内,玩家们可以互相交谈,可以是文本的也可以是语音的。你可能会以为大家会趁机骂脏话、滥发邮件和发脾气,但真实情况恰恰相反。CS圈中的默认文化使绝大多数玩家彼此交流的方式——我敢说,是非常友好的,无论是竞技的对话,还是善意的玩笑。

图片 1

反恐精英(from gamasutra)

玩家还可以在这段时间内评论别人的活动,因为游戏中有摄像机,玩家可以切换到活着的玩家那里。看到惊人的技巧、超强的运气或愚蠢的举动,死掉的玩家会聚在一起,为不良后果或扼腕叹息,或谈笑风生。

为什么CS仍然是Steam平台上玩家最多(目前玩CS和CSS系列的玩家人数比其他任何游戏都多)的游戏呢?主要原因之一是这些社交互动元素。当然,游戏本身是很好的,如果不是这些社交元素,毫无疑问,它老早就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这也是我会在这款游戏中投入大量时间的主要原因,与它相伴的日子将我与其他人联系在一起。通过游戏,我结交了真正的朋友,提高了现实生活中的技能,甚至我的写作生涯也结缘于这款游戏。

在我的大学时代,我和一个朋友打算建立一个CSS的“家族”,给我们的名字穿上统一“马甲”,好将我们自己与其他人区别开来。之后我们加入了多个CSS公会,希望能出名,挤上服务器的排行榜,至少使别人注意到我们玩着这么一款好游戏。

正是在公会中,CS的社交活动热闹起来。许多玩家会搜索他们的服务器列表,一个接一个地试服务器,直到找到适合他们的。之后他们会长期驻扎在这个服务器中,数周、数月甚至数年,如果这个服务器的玩家仍然很多的话。

当你成为公会的一分子,你就很难放弃那种联系了。所有人都“认识人”其他人。因为在游戏会公告“玩家XXX加入本服”时,文字聊天就开始出现玩家期待他们了解的竞争者加入这样的信息。当有人占据食物链的最顶端,一个公会传说就诞生了。在其他玩家的眼中,你确实有可能成某类英雄。

之后你开始看到,当公会成员挂掉后,他们就开始讨论自己的现实生活。大家开始真正地关心彼此,谁谁谁来自哪里、靠什么谋生等等。公会最伟大的一方面是文化多样性——你很难相信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可以如此轻松地欢声笑语、相互陪伴。

但这只是CS故事的一半,是大多数玩家看到的那一半。而另一半只有那些深入钻研过CS的竞技部分(战争、混合和联盟)的人才能看到。成为“公众英雄”是很好,但如果你没有玩过五对五的竞技,你就没有真正体验到CS的完整社交体系。

在CS中玩竞技与玩公共服务器游戏非常像,规则和前提是类似的,但真实情况远不止如此。当在一个五人小队中游戏时,你必须互相理解、彼此尊重到可笑的地步,如果你想继续玩下去的话。

我的家族中有英国人、德国人、波兰人、荷兰人和许多欧洲国家的人。所有人都讲英语,所有人都尊重各自的文化、差异和习惯。用感人一点的词来说就是,我们是一家人。我们知道谁能做什么,我们尊重每个人的能力。

在我和队友一起游戏的日子里,我学到了人生中重要的两课。第一课是,我们组成了一个公会,我们成了他人要打败的对象,以及能够共度美好时光的玩伴。我喜欢这么想,正是因为和这些人一起游戏,我在现实生活中才变得更加友好,才学到了真正的社交技能。

这些社交互动最终促成了我现在的职业。我所在的公会是一个公司的小团队,我最终开始给公司撰写专栏和文章,只是因为老板看到我在游戏中表现出来的好口才和好个性。如果不是因为玩CSS,我心想我今天肯定成不了写手。

图片 2

反恐精英(from gamasutra)

从玩CS的日子中我学到的另一课,也是让我感到自豪的是,我成了一个能让别人生活得更好的人。在打CS的那些年,我还很年轻,在我们的家族中还有更年轻的成员,他们那时还在上学。

当我们第一次交谈时,他们的英语不算太好,但不影响我们一起玩游戏。两三年以后,他们的英语有了可观的进步。几个月以前,他们当中的某人给我发了一条Facebook信息,内容如下:

“亲爱的Michael:

我想谢谢你教我英语。我在考试中得了A,跟我们班上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分数一样,多亏有你。你真了不起,我也是哦。”

这就是我和他和电子游戏的时光——一段浪费掉的时光,我们应该用来看书的,是吧?

正如我所说的,当前的社交游戏完全不社交,特别是与某些你可能不会立即想到是社交的体验相比。《Counter
Strike: Global
Offensive》发行在即,新系列将使休闲玩家更容易上手,相信有兴趣的玩家仍然有很多机会进入真正的社交游戏空间。

via:游戏邦/gamerboom.com

更多阅读:

相关文章